“易得性直觉”的欺骗

当前位置:www.ca88.com > www.ca88.com > “易得性直觉”的欺骗
作者: www.ca88.com|来源: http://wushuchuban.com|栏目:www.ca88.com

文章关键词:www.ca88.com,“,易得性直觉,”,的,欺骗,

  “易得性直觉”的欺骗
@Jessica Y推荐了果壳的这篇文章“地球调成振动模式?你又被易得性直觉欺骗了”,旨在平复一下大家对灾难的悲观情绪。
原文网址:http://www.guokr.com/article/12852/
推荐理由:地震目前是热点,引发了很多悲观情绪。如今媒体确实大范围影响我们的生活甚至思考,通过这篇文章,大家可以进行一个反省的思维。
正文:
经验说:四川地震了,海地地震了,智利地震了,日本地震了……地球被调到了震动模式?

研究说:全球平均每天发生的地震超过一万次,但最近几年频率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你的直觉又一次欺骗了你。
日本本州岛附近海域于11日发生大地震,并引发强烈海啸。
电视和网络上的图片和视频就像一个又一个的重磅炸弹,生动形象,触目惊心,刺激着人们脆弱的神经。联想起这几年来接二连三的大地震,那个疑问再次浮上心头——地球真的被调到了震动模式?
小心,直觉在骗你
秉承果壳网科学、靠谱的传统,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科学松鼠会在2010年智利地震后就已经发过文章《 地震变得越来越频繁? 》,提供了详实的数据来反驳这一谣言。但恐慌的人们并没有因此而安下心来,因为比起那些枯燥(但全面)的数字,很多的画面要有说服力的多。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客观的统计数据比不过声情并茂的新闻稿?为什么!
实际上,科学家们不必为 此怒吼咆哮 ,心理学理论已经告诉我们,这不过是人们又一次错误地使用了自己的直觉。
容易想到的事情更经常发生吗?
在面临一个不熟悉或是复杂的问题时,人们经常会使用直觉来进行决策。一般而言,利用直觉得到的答案常常会迅速得到一个接近“最优化”的方案,这也正是人类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发展出直觉的意义。
易得性直觉(availability heuristic)就是经常被使用的一种,指的是人们常常依据某类事情是否容易被想起来以判断该类事情发生的概率。在正常情况下,这一直觉是有效的,因为普通的事件当然要比不寻常的时间更容易被记起或者想象出来。但在某些情况下,直觉也可能会失效并导致系统性的偏差。
我们不妨来做这样一个测试:
以下每对词组中的哪个词可能是美国更常见的死亡原因?
糖尿病——谋杀
龙卷风——闪电
车祸——胃癌
被鲨鱼咬死——被飞机上掉下来的零件砸死
想好答案了吗?
科学家的可恶之处就在于,他们在告诉你一条规则之后,总还要设计一个陷阱让你跳下去,再告诉你“别太相信自己”。如果不是自然灾害或者医学方面的专 家,你应当和当年参与这个研究(库姆 斯洛维奇,1979)的参与者一样惊讶——每年死于糖尿病或者胃癌的人是死于谋杀或车祸的人数的两倍!类似的,死于闪电的人也比死于龙卷风的人要多。而每年被飞机上掉下来的零件砸死的人数是被鲨鱼攻击致死的人数的30倍!
是什么让某些事件更“易得”?
实际上,事情是否容易被提取不仅取决于事件发生的实际概率,同时也受到很多其他因素的影响。由于媒体的关注偏向,人们更容易回忆起报纸或网站的头条新闻,比 如谋杀、车祸、龙卷风或者地震。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带来的巨大影响,更是让人们在讨论核电的安全性时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镜。在经历过这次日本地震后, 这副有色眼镜的度数恐怕又大大增加了。想想那些电影是怎么把心理学家塑造成统一的变态形象的吧,你就会明白,媒体能在多大程度上歪曲事实。
不止媒体,很多因素都影响着易得性直觉:刚刚发生的事情更容易被提取——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世界末日论”其实一直存在,但在大灾难刚过的一段时间内 “末世论”更容易被人们接受和传播;更多的情绪卷入也会使记忆更加深刻(这也被称为闪光灯效应)——相比于发生在海地的地震,发生在中国和日本的地震对于 我们来说冲击力更大,因为距离我们更近,情绪卷入更加强烈;呈现方式更加生动也会使得一类事件更容易被记起或是想象出来——平淡的、抽象的、ca88亚洲城娱乐冰冷的科学统 计数据就是这样被生动形象有血有肉的新闻图片打败的。
一个例子胜过千万数据
在一项年代较早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实验研究中,尤金•博吉达(Eugene Borgida)和理查德•尼斯比特(Richard Nusbett)比较了统计数据和生动描述对人们的不同影响。只不过他们的研究材料更加温和——是大学课程的评估,而非地震这样的灾难性事件。
实验发现,与那些没有接受任何课程评估信息的控制组参与者相比,另一些参与者更多地选择了被推荐的课程,也更少地选择了不被推荐的课程,因为他们接受了少数 学生对课程生动的评价;但那些得到了完整的课程评估统计数据的学生的选择却与控制组参与者则没有显著差异。这个实验强有力地说明了,与综合性的统计数据相 比,少量的生动描述对人们产生的影响更大。
玩转“易得性直觉”,科学要打翻身仗
科学家可能会因此灰心丧气,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科学家与文学家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接受了系统的有关“数据”的训练。科学真要因此而缴械投降,退出公共话语领域,乖乖待在实验室和学术文献里吗?
当然不!《The Big Bang Theory》已经为科学界的GEEK们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霍金(Hawking)的《时间简史》也同样可以成为英国的畅销书;而除了那些拒人以千里之 外的科技文献,松鼠会和果壳网不是已经敞开怀抱,给大家讲了好多有关科学的那些趣事儿了吗?科学也同样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玩转“易得性直 觉”,我们需要的,只不过是用另一种形式来讲述“科学”的故事。
参考文献
斯科特, 普劳斯. (2004). 决策与判断 (施俊琦 王星, Trans.). 北京: 人民邮电出版社.
专业视角解读日本地震、核泄漏,可以关注 果壳的【地震特辑】





Evens

2011/03/21 10:55
对于我来说,这篇文章是个交差点。松鼠会我一直都在看,原来也挺喜欢啊!之所以看,看来也是因为品味志趣相投呵

hezhanwu

2011/03/21 21:35
先生好,看到对直觉的讨论,我想起最近在豆瓣上看到的吸引力法则相关书籍和讨论。稻盛和夫的《活法》和张德芬的《遇见未知的自己》之类书籍中讲得很玄。先生博闻强识,您对此怎么看呢?现在好像有很多人相信那些,却没有科学界的说法ca88亚洲城娱乐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